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 文艺
春·雅
发布时间:2016-01-29   来源:程烨丹    阅读数:130623 字号:T|T

南方的春天,潮湿而阴冷,淅淅沥沥的小雨常是绵绵不绝,冬的寒冷还留着余威。很喜欢在这样的日子里,坐在家中的飘窗上,手捧一杯茉莉花茶,掏空了自己的心,静静地看着雨珠滴落在玻璃上,点几首中国古典音乐,放逐自己的心随波流浪。清婉华丽的琵琶,典雅飘逸的古筝,清脆明亮的笛子,悠远深沉的长箫,或低沉、或高亢、或轻盈、或热烈,常使我迷醉在那一个个悠悠古梦中。清香暗送、迎霜傲雪的寒梅成就了梅花三弄;伯牙江边抚琴,路遇知音钟子期便有了《高山流水》;文姬归汉思乡别子之哀演奏出了《胡笳十八拍》。如果说古典的交响乐是一副色彩艳丽的油画的话,那么中国的古典音乐就如中国传统雅致淡丽的水墨画。虽然现在有许多古曲已有了多种乐器合奏、协奏的版本,但我仍喜欢独乐演奏的方式,正如我们的水墨画,没有太多明艳的色彩,还有许多留白,淡淡的几笔,质朴、纯净、脱俗,带给你一篇广阔的天地,又给你留下无限的余音,回味无穷。《论语、述而》有云:“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连孔夫子都感慨想不到听这些古曲竟有如此美妙的境界。

《春江花月夜》原是一首著名的琵琶独奏曲,原名为《夕阳萧鼓》,取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作《琵琶行》中“浔阳江头夜送客”的诗意。但后人觉得曲子的意境与唐代诗人张若虚同名诗作《春江花月夜》更加相似而更名,也有了我较为推崇的古筝演奏版本。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曲子以古筝模拟“鼓声”开曲,渐渐由慢加快,奏出轻巧的波音,恰似那春风吹拂的江水泛起层层涟漪,又仿佛是远处传来的钟声,一下子就把你带到那幅音画中。而后的乐调先是舒缓、恬静,而后略加短促连绵,强音渐多渐强,长音颤奏,节奏急而不乱,推向高潮,最后再次放缓,慢慢地隐去、隐去······很喜欢这首古筝区所透出的悠然、典雅的气韵,由最初的幽静恬淡慢慢上升到热烈欢快,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和谐。闭上双目,尘世的喧嚣、劳累,烦恼霎时从波动的弦间流走,眼前一片白色水雾渐渐散开,一轮圆月已挂在黛山顶上,徐徐的暖风吹皱了一江的平静,泛起点点鳞波,一叶扁舟停泊在江畔随波微微荡漾,岸边的柳丝在夜风的吹拂下婆娑起舞,花影摇曳暗香浮送。床头的白衣男子席地闭目抚琴,我亦化身为一名身穿白纱的女子,在这月光下,在这琴声里,在这样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不由地在岸边翩然起舞,如似一只蝴蝶,时而温柔、缓慢地舒展着,时而妩媚、欢快地扇动着。我已分不清何处是天,何处是水,我醉了,那柳、那花、那天、那水、那月、那叶扁舟,全然醉去······琴声渐去,那般悠长、飘渺,就像这幅动人的水墨画墨汁越来越淡,最后又只留下一幅白轴,回味无穷。每次听完这首曲子,仿若来到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不再被欲望、杂念挟持,眼里透出的是恬静的温柔与祥和。

一曲《十面埋伏》,让你不得不佩服这样一支纤弱的琵琶,看似简单的五根琴弦竟能有如此魔力能演绎出一场千年前楚汉相争的波澜壮阔的史诗画面。一开曲急促连绵的调子立马让人心头一紧,眉头微锁,黑夜里的空气迅速收紧,时空一下子在两千多年前的那个军营大帐中定格。拨弦的手指越来越快,心跳也随之加速,越发忐忑、恐惧,帐外的埋伏即将喷发。随着一记“砰砰”的“刹弦”响起,刀枪剑戟开始互相撞击,一场千年之战终于打响了。娴熟的指尖在弦间疯狂地来回划过,铮铮有力,帐外的黑暗与杀气铺天盖地如洪水般冲起来,压得你要窒息。楚歌四起,大势已去,弦音渐缓,变得低沉,美人刎别,曾经战功赫赫、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只能无助地抱着虞姬那渐渐冷去的身体,空留两行热泪。硝烟弥漫的乌江边一句:“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留给后人千年的叹息。金戈铁马、刀光剑影、霸王别姬、乌江自刎,全在这一手、一琴间完美书写,在慨叹这场成王败寇的壮丽悲凄的同时,也让你对这个竞争时代的残酷有所警醒。

 

收藏打印关闭
428885位访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地方税务局   业务咨询电话:+86 59112366-2
办公联系电话:+86 591 83340026   邮件编码:350005
版权所有:福州市地方税务局   备案证号:[闽ICP备15026504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115号